沉盏梦

随心产出,可能不会只写一对,如有介意,请勿关注

今时月(二)

 羡忘注定是要BE,但忘机的后续会不会出现其他人,我暂未定,欢迎大家评论


@空寂羽城 小可爱,迟来的补偿,再送一个迟来的祝福,中秋快乐呀

    “魏无羡,不是说你身体不好吗,不休养跑我这来干什么”温情看着门前笑嘻嘻的人,作势就要拿起手中药包扔过去


  “我来找你拿上次的药啊,师姐的药已经吃完了”结果手中药包又顺势进门坐到桌子前倒水

听言温情一顿又装作无意般继续翻书“果然,柜子第三行第二个,拿走赶紧滚”

  

        “谢啦温大神医,下次记得来莲花坞玩,再过几天莲子就成了”拿着药就要往外走,却被屋内人喊了一声

  

      “左手的药内服,好好照顾你自己”

   

       魏无羡闻言一句多谢就离开了,再无多言,温情终归也是对他好的,这两天家中虽说身体一直在养,但确实还需用药,明明往常师姐和江澄也会送药,这次却没了,许是忘了罢。


       虚虚晃晃拿药回了房,不想却看到了别人


     “阿羡,快来,师姐给你最爱的汤”给人乘好“你回来的刚好”


    “谢谢师姐”端着汤魏无羡感觉心里也暖了起来,就连伤口的疼也好了不少


   “你出去是做什么了,这会儿才回来”


    “没什么,师姐你的药不是吃完了吗,我去取了一趟”


    “也是你有心了,这蓝二公子怎么如此,你有伤还把你丢在门口几天不管不问,原在此时我看人也不错竟不想心胸如此狭隘,幸亏你对他也只是做戏,不然图废真心”江厌离看人喝的开心,不由出声抱怨“只是这次矛盾,也不知道如何才能成了,爹的身体也越来越不好……”言未尽竟已有了哭声


     听到此,魏无羡急忙放下碗,不敢直接拭泪,转而握住江厌离的手“没事,师姐我有办法,你别太担心,不行用些强手段总归要让他回来的,你身体本来就不好,可不能太伤心”


     江厌离虚虚擦了擦泪,眼见目的达到,起身拎起食盒“阿羡,师姐失态了,你早些休息,师姐就不吵你了”


    魏无羡目送江厌离离去,心中原本的动摇又再一次坚定“蓝湛,对不起了”师姐是他一定要救的人,他喜欢了那么久,哪怕她不知道,哪怕配不上她,也一定要护她开心长命


     不远处的江厌离听着这话,露出了笑容,她听阿澄讲时,隐约觉得魏无羡的表现不对,听他差不多回来了,赶忙拿着汤来,果然,当初就不该心软


    听着灵蝶传来的信,蓝曦臣心里难得出现了狠厉,虽听他人墙角有违君子家规,本只是无心之举,却不想听到这些。魏无羡,你敢这样想,就不怪我了

好好用脸

小短打,闪亮确实很温暖呀。

第二季邻近结尾之时,节目再次开启一次全员陪看模式,这次直接播放夏日瓜会的片段,线上reaction直接满足闪亮宝的需要,倒是在张星特kiss kiss和全员甩葱舞时,聊天室内几乎要被“求你正常点”“求你好好用脸吧”给淹没了,更让几位当事人直接感受到了粉丝们的需求,但是,赵让表示,我感受到了,所以呢?

 

于是在后来的一次棚录上,再次看到赵让乱飞表情的公主再次化身嘴替“赵让,求你好好用脸,不然你粉丝得伤心了”

 

在见到闫永强的小片后,又一次炸锅了

“永强你还说赵让,你看看你拍杂志多帅”

“上次黑历史放可爱是因为黑历史全在闪亮了吧”

“你别说别人了,你也好好用脸吧”

 

结果莫名其妙就开始了一场表情管理的游戏,棚内小游戏过程中,绿鱼会在随便某一时刻抓拍,看看大家表情,有合适的会做成表情包陆续向闪亮宝们输出。

 

只能说离谱家族不愧为离谱家族,明明是一场脑力游戏硬生生变成了语言类节目,相声贯口层出不穷,刚开始还有点估计拍照的人最后都在游戏里杀红了眼,完全忘了还要保持形象这件事,游戏结束赵让凭借浑水摸鱼和果断出击获得胜利。

 

“诶,照片呢”英俊姐一语点醒所有人,再次气氛推向高潮

 

“我要看”

“快放,我要看我要看”

“完了,我刚刚完全忘了还有这回事”

“谁不是呢”

 

绿鱼直接联网上传,甚至还贴心的把每个人都截了出来,每个人的表情在电视大屏上一一展现出来,这时候闫永强甚至还在夸电视好,每个人都展示这么清楚,就差一个广告位啊,属实是招商意识刻入dna了。

 

结果当然不负众望,所有人全都无一幸免,就连最有形象的英俊姐也被截出来好几张毫无形象的图,一众人鬼哭狼嚎甚至想拔电源线的同时绿鱼正在全力截图保存备份,手机里黑历史太多,生怕哪天被抢。

 

“算了,就这样吧,要什么形象”

“就是,来kiss kiss”

“kiss kiss,kiss kiss!!”

“嗨害”

 

于是乎还没来得及开始的好好用脸拯救行动就已经措不及防的结束了,不过我们虎子哥说,孩子愿意干吗就干吗,哪有在家里还那么受拘束的。确实,毕竟在家里是怎么傻怎么来嘛!


年少不负(三)

cp羡忘,不喜勿入


“蓝湛,快来看,我给你带的桂花糖,还有糯米酥.....”看着兴致勃勃的人蓝忘机不好出口打断,但桌子上越来越多的小食,隐隐已经有了堆成山的迹象“蓝湛,我和你说这都是我偷偷买的,泽芜君他肯定没发现”

 

从魏无羡到云深转眼间已过十年,魏无羡在蓝家宠爱之下倒是也成了一个活泼性格,几乎所有人都喜欢他除了被气到的蓝启仁,不知为何这孩子在条条框框之下长大,却总能做出打破规矩的事,只是每到蓝启仁被气到时,蓝青蘅就会在一旁拉着自己气急的弟弟,笑眯眯看着跑远的魏无羡“这可是他们两个的儿子,自然不会被世俗所拘束”

 

魏无羡上山下水好不快乐,但他最喜欢的地方还是那个小公子的地方,倒不是别的,谁让他初与人家打招呼就把人家当成哑巴了呢,本来人家好好关心自己还送兔子解闷,结果自己不仅把人当哑巴还害的人家受了伤,总归是自己的不对

 

“蓝湛,我要下山去历练了”一向风风火火的少年难得沉默,虽说少年意气不惧别离,万水千山总有相见,只是难免还是会舍不得这片长大的土地,还有这个从未叫过他哥哥的弟弟。况且,他父母的仇,他总要去了结。

 

负剑的少年循着山间小路渐渐隐没了身影,山间内的少年手中稳执的书卷被风吹起一卷,少年似乎并未察觉,只是望着窗外空无一人的围栏。

 

魏无羡山下游历其实并无方向,这几年下山除祟也偷偷收集了一些消息指向依旧不明显,倒是隐隐约约猜出大概指向在东北方向。

 

本意不过只是暂做休息谁知道却碰到这副场景,坐在树上的魏无羡看着下面交缠的两人羞红了脸,这荒郊野地这俩人竟然直接就,就,而且两人还都是男子,现在魏无羡大气不敢出,闭着眼睛在树枝上当乌龟,只求那俩人赶紧结束离开。

 

或许魏无羡的祈祷被上天听见了,那俩人倒是很快就要准备离开了,等看不见人了魏无羡飞身下树,准备赶往清河,他刚刚明明听到那俩人说聂家要办鉴宝会,反正同在东北方,不如去看看打探打探消息。

 

 

“救命啊!!!”

“保护公子,快点给家主发讯”

一队米黄色的世家弟子正护着一个深色衣服青年人,虽然说那个小公子一直在喊救命,但躲避却很快几乎都可以在攻击到来前避开,甚至比起那些更高武力的高手,他还要再灵活些。

看着人群被打散,魏无羡急忙出手,帮着打退精怪,他人有难自当相助。

 

“多谢公子,不知公子是?”

 

打头一年长者先行表示感谢却也心怀疑虑,荒野之地突然出现的少年还有高强剑术,如今已不太平的天下,小心为妙。

“在下魏湛,一游侠而已”

--------------------------------------------------------------------------

我来更新了,这篇我自己都快忘了,抱歉(┬┬﹏┬┬)(┬┬﹏┬┬)


【艺闫万年|0804平行星】笨蛋小孩

01

早晨起来嘶哑发疼的嗓子把闫永强从睡梦中拉回了神,顾及着医生还有朋友的嘱托将就喝了药,至于早餐实在是吃不下,连咽口水都是刀割的疼。直到到达集合的场地上,他都只是在补觉,前几天高强度的工作,作为一个敬业打工人的后果就是嗓子过度使用。其实嗓子不能用他自己倒还好,只是后面三天闪亮录制还有合作舞台,他总不能拉了别人后腿,就像以前的千野老师,还有后来的自由时光说到底都是因为他。

 

“永强!”王晨艺从刚开始就在等他的弟弟来,看到这人的车到了迟迟没动静,实在是耐不住就开了车门,没想到看到的是紧闭着眼睛窝在后座里的样子,疲惫的样子顿时让王晨艺倍感愧疚,立马捂住自己的嘴,心里的小人不停谴责自己:你看看你,幸亏没醒不然你就是大恶人。上天好像没听到王晨艺的心声,车上的人睫毛轻颤几秒后睁开了眼,好像还没睡醒,眨巴了几下眼睛倒是萌坏了王晨艺,平时这个弟弟太成熟,少见这副样子像是家里的雪球。手上微动给发懵的人理了理头发“永强,我们走吧”

 

“哦呦,这咋一起来的呀,旭光⁓⁓”

“我们晨艺心疼弟弟嘛”

“哇偶⁓⁓”

瞅着两个人一起进来,公主和虎哥两个cp雷达启动默契开始起哄,后进来跟了一路的赵让更是带着莫名的笑容,多次调侃之下早已习惯王晨艺拉着闫永强站定后才松了手开始反击“高球球!”

 

眼看局势愈发控制不住,主持人兼家族大家长的英俊姐心累到死,这群皮小孩!!

 

“收!!”看着注意力集中过来的周英俊心里给自己点个赞“咱们就是说,再不上车,车就走了”

 

02

第二季闪亮说来也到收官的时候了,不同与第一季以好友舞台结尾,中期就举办了夏日歌会的林总算好经费后决定第二季以家族团建方式结束,让他们这八位“老人”自己好好放松一下,倒是像那次在虎哥公司里的聚会了,坐在车上随车晃晃悠悠的闫永强想,不对,恐怕比上次还要离谱,上次掐鱼这次争虾,也挺好。

 

下车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参观以及分房间,如果不是赵让和公主的车上虾王之争也不至于现在会通过小龙虾赛跑来决定选房顺序吧。两个女生做裁判,高秋梓为了和赵让一决高下直接把重任委托给了谢兴阳,明明只是一个不过五十厘米的跑道,竟然有了世界级百米比赛的竞争感,莫名就燃起来了呀!!

 

“观众朋友们,这里是闪亮杯第一届虾王争霸赛,现在我们看到各位选手已经准备就绪,谁会是最后赢家呢,让我们拭目以待,三二一,比赛开始!!”

 

比赛一开始,每个人就放出了不同程度的高音攻击,不同的叫声此起彼伏,是摄像老师都要后退的程度,奈何小龙虾们不为所动,有几只直接就原地趴下睡觉了

 

“谢虾虾,快点跑,不然就把你吃了”公主的生命威胁下,小龙虾动了几下就又趴下了,而赵让的赵小虾从一开始就不回头的往反方向跑,在其他几只的摆烂下,俞虾虾慢悠悠冲了线赢得虾王之位,至于其他几只还在起点趴着睡觉。最后除冠军外以离线距离划分了先后定了房间。

 

乘着大家都在收拾房间,王晨艺从包包里拿了喉片给了闫永强“嗓子不舒服可以含一片,水我放凉了,不舒服要叫我知道吗”闫永强初听还有些诧异,后来也就没什么了,接过药乖乖点头。王晨艺一看就知道这小孩肯定没听进去,要不是看他还在难受,绝对一个脑瓜崩,算了反正一个房间,多多注意些吧。

 

03

人的成长是明显的,厨艺的成长是参差的。有的人可以半年从小白到高手,而有的人依旧是小白。吃饭作为一件大事,每人各出招数,本来还参与比赛的小龙虾转眼间就变红躺在了餐桌上,而闫永强决定做一碗面才最合适,团圆舒坦。王晨艺顾及着他弟,忙完他的就一直在旁边,其他人也是都在找着自己的活儿顺带磕磕cp。尤其是公主,当接过面的时候嘴角已经可以和房顶并肩了,我磕的cp一起给我煮面,哇哦,我圆满了。

不知道节目组是不是对躲藏寻宝有什么执念,上次是寻瓜,这次直接就是寻宝,据说是节目组花了大价钱特意准备的礼物。结果寻了一圈,什么都没找见,不仅如此还丢了个人。

 

“永强呢?”

“好了朋友们,现在出发去找永强吧,说不定我们的二公主已经找到了呢”绿鱼看着出声,人群又再度分开。

 

“我记得永强好像是去楼梯那边了,可能上去了”

“不是,虎哥我在上边没看到他”

“那永强能去哪儿呢”

“小俞,你看下有没有摄像老师,我去楼上看看吧”

谢兴阳刚要上去就被虎哥拉了一把,然后看着虎哥指了指楼梯的方向,小阳眯了眯眼睛,那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动了以下,不会是鬼吧,妈妈呀!!

 

公主和王晨艺两人上前一把拉开了衣服,果然发现了一个缩在一起的人,只是蹲坐在那里,好像迷糊了。闫永强晕乎乎借力地站起来,展示给他们那张纸。

 

To找到的人:

       恭喜你找到这张礼物兑换卷,那么请你找到的时候选好地方藏好,不要让别人发现哦,布鲁布鲁⁓⁓

 

                                                           闪亮的绿头鱼

“所以礼物是我们永强?”

“永强肯定是礼物呀,对吧”

“那永强也没办法分呀”

小俞和赵让直接带偏了话题,谢兴阳甚至还在认真思考,离谱家族果然一如既往的离谱。还是里面的靠谱人英俊姐拉了回来“明天才要兑换,现在都不早了好好休息去吧”

提议一出,一呼百应,闫永强本来以为可能还要再聊一会,休息不好引起的偏头痛已经完全让他集中不了注意力了,只是跟着所有人一起上楼,然后被带回房间。

头上传来的温凉触感还有略有缓解的疼痛把游神的人拉了回来,愕然间出现在眼前拿着药和水杯的手引着闫永强寻着望去,果然是他哥,那后面是....闫永强瞬间绷紧了身体。

“永强,赶紧把药喝了,这样按可以缓解疼,亲测有效”身后突然传来声音,原来是谢兴阳啊

闫永强接过他哥手上的药直接咽了下去,手里就被塞了一颗糖“吃一颗,解苦”

如果不是嗓子不能说话,他其实很想说我不是小孩子了,但心里还是有隐隐的雀跃。成长和懂事的代价就是学会隐藏和承担。身体不舒服之后人就容易乱想,那些他隐藏在心底深处的记忆开始在脑子里纷飞,输掉的一次次比赛,被拆分开的队伍,那场无锡的大雨还有后来遭受到的冷眼,浇灭了少年人心里的一腔热火,漫出苦涩与悲痛,到底他是不是就不该学唢呐,更不该自以为是的觉得自己可以替唢呐闯出一条路来,所有那些他觉得无所谓的东西在这一刻彻底击破了他因生病而软化的盔甲,他曾经淋过的那场雨又开始在他心里肆虐。

王晨艺收拾回来就是这副场景,床上的人好像被抛弃的小猫崽蜷缩在那里,皱着眉头脸色发白,吓得王晨艺赶紧把人叫醒就要去联系绿头鱼送医院。电话还没打出去,就被人扑了满怀,随机感受到一阵湿意在胸前,王晨艺把手轻轻放在闫永强头上,顺了顺翘起的头发,拍拍背“俊俊,愿意和哥哥说一说吗?”

褪去了盔甲后的闫永强就是一个小朋友,心里的委屈借着这一个机会用嘶哑的声音全都吐了出来,从唢呐到他自己,敏感和自卑在这一刻全全展露了出来,自认毫无容貌且没有才华,连学了那么多年的唢呐也被别人全部否定和抛弃,其实说他也没关系的,可为什么还要连带骂他的唢呐是被抛弃的土到极致的东西,十多年只专注与唢呐的他想不通,他也不明白,他只是真的好累。

王晨艺他其实能明白些,如果是他的舞蹈被人一直否定甚至不尊重,他怕是会直接和那个人打一架,但眼前也只是不断拍着弟弟的背以做安抚。“俊俊,你觉得我们喜欢你吗,你觉得我们对你好吗?我们对你好是因为你值得懂吗,止痛药是小阳给你带的,英俊姐也一直念着,虎哥在外面一直说你的唢呐好,秋梓、小俞还有你其他的朋友包括绿鱼所有人都在关心着你的,你知道不知道我们多少人都想和你合作,一曲唢呐又吹动了多少人,你的唢呐很难不让人心动,傻俊俊,别害怕,你很棒。而且你真的很帅,我的弟弟超级全能”感受到怀里人逐渐平稳的呼吸,王晨艺轻轻把人放平,拂开被汗水打湿的碎发,揉了揉小孩的眉心“俊俊,晚安好梦”

 

04

许是前一天晚上的话疗有了奇效,早上起来闫永强觉得嗓子似乎没那么痛了。整个一天所有人都在为晚上准备,不需要什么游戏因为闪亮就是家,这一群人在一起就足够好玩。没有人不是在尽心完善。

闫永强有一个想法,他曾经说过要为喜欢的女孩写一首唢呐情歌,现在他想为这一个给予他温暖的家族写一首情歌,给这群他爱的人。

 

站到舞台上,所有人眼底都有了光。一声巴乌作引,后以唢呐夺声,一个唢呐变出了多种风格,原本磅礴“送走人”的乐器之王变得悠扬,更吹出几分温柔,台下一片尖叫

“好绝!!”

“二公主!!”

“永强你为什么只有一张嘴!!!”

“永强永强,再创辉煌”

舞台上的闫永强不好意思了,害羞的笑笑,带着诚挚的感谢向哥哥姐姐们完成谢幕礼。

05

最后画面定格在了每个人追着绿鱼兑换礼物的瞬间,闫永强还在收拾东西,就受到了王晨艺的邀请“来我家住几天吧,回家看看雪球石妹”

“就是啊,永强,在北京多呆几天,我去找你们玩”

“好”

结语:哥哥和弟弟都是不知道自己好的小笨蛋,也是敏感并且在闪亮里被大家温暖,被彼此温暖的存在下,祝福我爱的他们(闪亮里的所有人)都一路向好,永远快乐,在自己喜欢的领域里闪闪发光吧。而且,在自己的生活里,我们也都被某些人偏爱的小孩啊。


【最后一天|8:30】允

上一棒: @陈羡

下一棒: @丹唇逐笑(打死也不更新) 

主办方: @Renaissance羡忘战博联文组  

所选主题:挽留

导语:我不曾后悔对你的爱意,只是太久,我累了

“景仪,别闹了,要是被蓝先生看见了....”蓝思追看着面前伙伴又开始乱跑,不由得心累。

“我看见什么了”

突然传来的声音直接把两个孩子吓了一跳,还是蓝思追反应过来拉着蓝景仪开始行礼。“先生,我们......”

看着两个小孩慌乱的样子,蓝启仁想着不过两天难得心软了“罢了不罚你们了,死亡亦是新生,不用怕,好好去玩一玩吧,但切记不可违背家规”蓝启仁转过身还想在嘱咐几句的时候发现两个小孩早就没影了。让他们不受约束第一个就开始顶撞先生了是吧,就该让他们抄家规。

 

“含光君,魏公子......魏公子他又来了”看着蓝忘机略显沉重的背影,景明一时颇有些埋怨起来,这魏公子怎么天天缠着含光君啊,以前不是还爱答不理的吗?

 

“魏婴”看着门外正不断骚扰守门弟子的人,蓝忘机止步不再上前,看着这副场景好似要刻到心里,他有心不让别人看到,可蓝二公子自带的气场却没那么容易被忽略更何况还是满心找他的人。

 

“蓝湛!!”

 

这一声实在难以忽略,连树上的鸟都被吓飞了几只。一向神色不变的蓝二公子都差点崩坏,脸上无奈的表情显而易见。

 

看着人过来,山门口的人忽的穿过弟子直冲过来,一向能言善辩的人在琉璃宝石注视下仿佛被施了禁言术,憋了半天嘴里兜兜转转最后也只是吐出来个蓝湛二字。

 

“蓝湛,我....我...”

“忘机,你去和魏公子走走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蓝曦臣笑眯眯的看着两人“反正明天就是终结了,魏公子兴许有什么事情呢?”

 

“兄长,我”

“放心,云深有我,去吧”

 

看着远去的两人,景和突然凑过来“泽芜君,你就让含光君和这个人走了?”

“景和,我们回去吧”

转身的一瞬,蓝景和发现泽芜君好像有点奇怪,咬牙切齿的感觉,什么嘛您也没多放心啊

 

“蓝湛,快走,快走,泽芜君那个表情好像要杀了我一般”

“魏婴,兄长不会,另外”魏无羡顺着蓝忘机目光下移,才发现自己还抓着人家的手,原来只是为了拉着蓝湛走,现在只觉手上烫的要命,他就像寒冬中得了炭火的人,难受却不想放手,挣扎几下也只是落寞的放下,只余下手指间的温度随着风消散。“啊,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无事”

 

“蓝湛,那个....那个..我...”嘴巴开开合合,脸上神色也是变来变去,踌躇了半天好像才做好了决定。“蓝湛,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蓝湛虽有疑虑倒也觉得无事乖乖点头,应声跟着。得到人肯定的回答,魏无羡心里的大石头才真正落了地,好歹他愿意去。

 

路线越走越熟悉,云深脚下彩云镇旁是他们当初除水行渊的地方,只是后来温家战火,各家大战这块也被金家以处乱为由彻底封了起来,再无人烟,只是如今来这里是要做什么,难道是这里有什么邪祟又出现了吗?虽说天灵石已经预言明天这方天地就要崩塌摧毁,但邪祟该除就要除,想到这里,蓝忘机开始调动法力随时准备战斗。

 

只是,没想到映入眼中的不是了无生机的荒野,满山遍野都是桃树还有玉兰,只是还没到花开时节,空留枝桠,花骨朵在叶子中明灭闪烁,好歹在绿叶渲染下也是生机勃勃。

 

“蓝湛,这里是我为你种的,本来我想等到它花开的时候让你看的,现在等不到了”

 

“很好看,很有希望的感觉”

 

“真的吗蓝湛”

 

“嗯”

 

简单一个字让魏无羡脸上又重新挂上了笑容,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跑到一颗树下开始扒拉,挖出一坛酒

“蓝湛,你看”

 

“魏婴!”蓝忘机面色突变“抱歉,云深出事了”

 

“蓝湛,我和你一起去”

两人火急火燎的赶回云深,发现守门弟子并不在,结界依旧还在,整个云深安安静静的,蓝忘机试着灵力感知,却发现并无其他灵力痕迹。心下一惊,难道云深发生了什么,末日前兆吗?魏无羡倒是直接破门,拉着人就往里走。两人戒备状态一步步往里探索。

 

身后传来动静,魏无羡即刻出招却被躲过,再出招时被身旁人打断,随后蓝忘机就被人扑倒了,还不止一个,魏无羡刚要上前拉人就被人撞了满怀。蓝白色衣服的人嘴里还嘟嘟囔囔的喊着什么,细细扒拉开一看才发现是今天上午那个小孩,好像叫景什么的,还没容魏无羡再想,忽地小孩跑了,刚要松一口气,就发现这小孩跑到了蓝忘机那里,刚松下的神色再度紧绷,飞快上去拉人,结果这小孩年纪小力气可不小,抱着人腰和锁在上面一样死活不撒手,不仅是他,还有景仪那几个小崽子也是,云深的小孩都是吃什么长大的,怎么力气这么大,眼看他们越缠越紧,魏无羡忍不了了,直接几个人一人贴了一张傀儡符,才把几个小孩拉开。

 

“忘机,和兄长一起去除恶吧,诶呀,我弟弟就是好看,这脸好软啊”蓝忘机任由蓝曦臣戳,也不敢动作,他和魏无羡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无奈,魏无羡更是无语,这一个个的喝什么酒,不知道自己一杯倒吗,还敢喝,要不是没有留影石他正想录下来给他们好好看看,还是蓝湛乖,喝醉就睡了。

 

好不容易安顿好这些醉鬼,安抚好生气的蓝老先生,二人才了解到真相。纯纯是个大乌龙了,蓝景仪这些小辈们好奇就去尝了酒结果酒劲大一下喝了太多,思追安顿好他们就去找泽芜君报告了,没成想睡了一会儿一个个爬起来就开始耍酒疯,而蓝曦臣会醉是因为蓝景仪往泽芜君会喝的茶水里添了酒,总之魏无羡总结下来就是蓝景仪以一己之力弄醉了大半个云深,而且他估计酒醒也会很惨,蓝老头那股生气劲,不重罚都不可能了吧,算了算了,重要是现在,暂且不想那个。

 

“蓝湛,你要不也陪我喝点,反正咱俩明天都要死,最后一场了”或许刚刚那副场景对蓝忘机产生了一些冲击,此时不言语倒是为魏无羡斟酒

 

可惜见不到蓝忘机醉态,魏无羡几杯酒就已经下了肚

 

“蓝湛啊,几年以前好像也是这样,不过那会儿倒是个雪天,也不是现在这般最后的终结”蓝忘机不应答,魏无羡就自顾自说了下去“蓝湛,你说我如果当初早点和你表明心意,我们现在会不会不一样?最起码,不至于是现在这样生疏”

 

“魏婴,别喝了,你醉了”

 

“我没有,蓝湛,你先听我说”魏无羡觉得这酒似乎太醉人了些,不过几杯他就已经开始有些上头了“我没有,蓝湛,你先听我说,我只是想和你道歉,是我太笨是我迟钝,才会看不到你对我的好,才会愚蠢的觉得自己只把你当作知己,如果我们在以后还可以相遇,你还愿意陪我一条道走到黑吗”

 

“会,我们还是知己”

 

“蓝湛,我不是”

 

“魏婴,我明白,只是我这一生用了所有力气去爱你,我知道在你心里我永远可以被抛开,我于你而言其实也没那么重要,你只是习惯了我在身边,我并不后悔对你的爱意,只是太久了,我累了。”蓝忘机想这酒太浓,他或许也醉了。

 

“蓝.....好,我明白了”那下次换我去守着你,魏无羡想,蓝湛想做知己,那他总可以守着他,天下哪有那么好的事,让一个人无偿对你偏爱那么久。

 

“休息吧,客房也收拾好了”

 

直到知道世界毁灭时我才真正明白,其实所有的一切在世界毁灭之时都好像没有那么重要了,不过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曾经觉得羞愧难当的事此时却连记都记不起来,甚至于连消失毁灭这件事都没那么重要,或许应该感谢造物主的温柔,就连毁灭都是白光之下一同消失,只是我们还有机会重见吗,蓝湛?如果可以,算了,如果可以我会好好保护你,让你开开心心在父母疼爱下长大吧。



8.5极限二选一联文一宣

Solitude孤单不孤独:


solitude极限二选一联文一宣


全员末世题材


旅程即将开始


祝各位好运


Solitude August 5 limit one of two choices


All members' eschatological themes


The journey is about to begin


Good luck, everyone




文案 @知惘. 


美工 @娴鱼不咸 


主办方 @Solitude孤单不孤独 


联合主办方 @Renaissance羡忘战博联文组 

猫猫法则

众所周知,王晨艺家有两只小猫,一只是雪球还有一只是石妹,两只小可爱以美貌高冷的脾性吸引了无数粉丝,主要还是王晨艺这个老六经常不顾当事人意愿,动不动就用两只小猫充水KPI。王晨艺本人不觉得如何,并觉得理所应当,毕竟养猫千日,是你们发挥用处的时候了。


可能是养猫久了,王晨艺对猫属性的察觉就更为敏感些,比如说他妹妹,又比如说他的新发现——闫永强。


一切的起源好像都是来源于一条弹幕。彼时闫永强饱受困意和家中两只小猫都窝在了沙发上,当时他在厨房忙着做饭,后来在节目录制时才发现这幅画面,颇有些可惜当时没拍下来,无奈只得重翻节目动动手指截了个屏。开启弹幕的一瞬无意就看到了一条弹幕“王教授家的三只猫”


闫永强像猫吗?认真的王老师搬出了他的小平板,开始列起了条例。


1.猫咪亲和力

王老师认真想了想是的,家里那两只小猫自己初见都不愿意搭理自己,闫永强刚来住的时候他还担心会相处不好,结果两只猫不仅不怕还四处贴来贴去,真是完全不记得到底是谁养他们了,越想越气


2.懒散老干部属性

猫猫或多或少都会沉稳一些,但王老师觉得可能是因为它们不想动,从根本上避开了许许多多的傻子行为,还总是用一副莫挨老子的表情看着你,甚至会在自己出丑时给出一个嘲讽的白眼并不加搭理。王老师犹豫了下还是打上了勾,闫永强身上的老干部属性明显,沉稳到他都经常忘了也不过是个01年小朋友,但是他有信心让弟弟把小孩子的一面放出来。


3.角落捕捉者与贴贴爱好者

这个应该是王老师考古的发现,本着了解朋友的心情王晨艺去搜索了闫永强的视频然后被一曲唢呐强吹入坑。接着就发现了许许多多他的花絮,他总能找到小角落:楼题下、墙角里、人群中都能凭着娇小躲在那个男孩身后;只要熟了之后就爱贴着别人,各种各样的小动作不断,左拥右抱的。


4.好骗

家里雪球石妹就经常被骗,小物件小零食就能把它们从柜子上骗下来,王晨艺经常拍视频用这招,从不失手。闫永强也是,每回自己逗他,他都会相信。在闫永强身上,王老师都感觉自己要被开发出戏精属性了。他自己都感觉自己有那个大病,好好的干嘛一直逗人家,但每次又忍不住逗,估计是逗猫逗上瘾了,所以闫永强一定是猫,王老师在心里替自己解释到。


但是王老师也有了新发现:闫永强应该是只猫咪幼崽。面对陌生世界不展露自己甚至时不时会露出自己的小虎牙,但在难过被人安慰时也会乖乖投入怀抱安安静静埋在别人怀里,王老师想和雪球对他展开肚皮的时候一样,乖乖任rua,不过都很少见,一个是要特别高兴才会,一个是难过到自己都吸收不了。


补上最后一条不怕黑后,王老师满意的关上了平板,得出了结论:闫永强就是猫猫。并且暗自窃喜,养猫经验那么多他一定也能养好这个弟弟。


丢下平板换衣服出门赴约的王老师似乎忘了一条,人类养猫久了,也会变成猫猫呀。

闪亮童话(上)

   在据十几光年外有一颗闪亮星球,上面由三个国家共同管理,虽有三国却从未发起战争,人人安居,各处花香。

   一天,球球国女王突然发出诏令,将在球球国王宫内举办盛大舞会为公主选亲,诏令一出就引起另外两个国家的热议。谁不知球球国女王下有两个公主,大公主可爱大方,有公主之态却无公主刁蛮之病,但另一位公主甚少听闻,有传闻是二公主幼时落了水身体不好故不常露面,不少人都在猜是为两位公主举办,更有甚者已经开了赌局,猜测是歌灵国的小阳和小俞王子能得凭优美歌喉赢得芳心还是舞爱国的晨艺和赵让王子。

    歌灵国虎吉国王刚刚收到英俊女王的邀请信就派人去把就两个弟弟叫回来,一个拿着鹦鹉一个头发还是湿漉漉的。

   “哥,你找我们干嘛”小谢王子刚说完,鹦鹉就跟着重复了一遍。

     虎吉国王趁着小俞王子没开口先声夺人“你们英俊姐姐发邀请,要给公主招亲,你俩收拾麻溜地赶紧去”

     “哥,你早说嘛,走,那我们去玩了,我的鱼还在等我”小俞王子直接拖着小阳跑了

       虎吉国王一阵头疼,这两个弟弟一个天天对着鹦鹉说绕口令,一个天天在水里泡着,怎么不能学学隔壁俩孩子呢

       隔壁家的两位也在纠结

     “哥,去呗,一天天在这宫殿里种蘑菇吗”

     “诶呀,人太多,我不去”晨艺王子被自己弟弟逼在门口,自闭成了蘑菇

        赵让借着身高优势把他哥往外拽“你不去怎么找那个小姑娘呀,哥你怎么就不懂创造机会呢,绿鱼哥家里拜托你了“

      总之,四位王子都顺顺利利的来到了球球国王宫。

       “闫俊,你别跑,让姐姐好好rua一下”传闻中温柔文静的秋公主此时正毫无形象地追着一个拿着唢呐的男孩

         “我不,小阳可是要来了,姐注意形象”小闫说完立马就跑了,他才不会傻乎乎地任人揉搓,他姐更不行,小时候被她强迫穿裙子的事他可没忘,再说他还要长高呢,再摸更长不高了。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小闫拿出了他的唢呐吹了起来,乐器之王被吹出几分萨克斯的味道。

      王晨艺本就害羞,寻了个机会就偷偷溜了出来,不想听到了这般乐曲,好奇上了头寻声而过,发现了花丛里的小王子,小小一只吹出的乐曲倒有无限力量。灵巧的舞者被蛊惑了般向前迈步,回过神时为时已晚。

     王晨艺慌乱的连身道歉,却在下一秒被捂住了嘴拉到了花丛。

    “嘘,我姐过来了”

     ————————————————————

 写的不好,闪亮家族太美好且磕cp上头的产物


      

今时月(一)

这一篇长短不一定,纯纯是因为看了某些东西生气了,蓝忘记他爱但是不卑微,不是只要招招手就会放下尊严去贴上去,我可能语气不好,不喜欢请左上退出谢谢,另外本文对江家不友好,同样不喜勿进

01

   “魏公子,请回吧,忘机现在不见客”看着跪在山门处的憔悴人影,蓝曦臣因着多年蓝家教养才没恶语相向,但语气中的不耐与寒意也显而易见。

“大哥,你就让我再看看蓝湛吧,我错了”跪着的人突然抬头,眼里带着祈求与期待

   “你是忘机什么人,这一声大哥我担不起,倒是你有时间在这里跪着不如回去看看你的好兄弟好师姐"语罢,蓝曦臣抬脚离去只留魏无羡依旧跪在那里

     魏无羡本就已经跪了几天滴水未进,在蓝曦臣离开后不久活生生晕了过去,等魏无羡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客栈中,江澄坐在一旁的凳子上,满脸怒意

   “好你个魏无羡,你往这里跑一点音讯不留阿姐都急成什么样子了,要不是我过来你死了都没人管,那蓝忘机离开就离开了,你怎么在乎他干吗,他受伤了人家有整个蓝家还需要你,你要利用他也不至于做这些戏吧”

    “江澄够了!你来只是为了和我说这个”

       似乎发现魏无羡的不悦,江澄也不再说这些“当然不是,寻你回去,阿姐还等着你呢”

      魏无羡斜靠在床榻上轻叹了口气“我们稍微休整一下就走”

      云深内静室里蓝曦臣同蓝忘机说着云深内的事情,丝毫未曾提起魏无羡。蓝忘机忽地拉住蓝曦臣的手“兄长,我与他之间不怨他,你不必如此”

       蓝曦臣笑笑回握弟弟的手“忘机放心,我只当他是陌生人,以后不会了,倒是忘机我听景仪说了你今天可是没好好喝药吧”

       这突然一下惹得蓝忘机不好意思了,耳尖温度急速升高“兄长,那药太苦了,我......”好歹也是年少便已打出名号的含光君,居然因为药苦就干出这种事,蓝忘机也未曾想到自己这突然的小孩子心性

      弟弟的窘状全全收到眼底,蓝曦臣倒是很开心,嘴角止不住上扬“那个药确实苦”随机把手里早早准备好的酥糖塞到了蓝忘机的嘴里“兄长这里有糖,阿湛再坚持一下”摸了一下蓝忘机的头就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徒留下还在发愣的蓝忘机

      舌尖的酥糖慢慢化开一点点充斥到整个口腔,可还是压不下心底的苦涩,那些情谊全都是骗局,自己的付出与真情全都成了笑话,魏无羡啊,我不想喜欢你了。